• 放生放鸟有什么好处吗,
  • 放生放鸟放哪里最适合,
  • 放生功德文疏宣读,劝人

放生仪轨回向
您的当前位置:放生修福网站 > 放生仪轨回向 >

南京放生鱼地点,日本阿含宗代表洪峰先生参访南京牛首山

2024-06-19 10:17

一、兰州哪里可以放生鸡

1、江宁区佛教协会会长、佛顶寺住持曙光法师在佛顶宫迎接客人

2、观赏江苏非物质文化遗产

3、详细了解佛顶宫建设过程

4、大菩文化江苏讯4月15日,日本阿含宗北京事务所首席代表洪峰、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亚洲部处长张玉兰、副处长王琪一行访问牛首山,并拜访江宁佛教协会会长、佛顶寺住持曙光法师。

5、曙光法师热烈欢迎了参访团一行,并介绍了牛首山佛教文化现况。参访团一行在佛顶宫依次参观“佛顶摩崖·文殊圣山、禅境大观、千佛殿等,感受佛禅文化,并观赏中国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日本阿含宗代表洪峰对牛首山恢宏的艺术建筑、优美的生态景观、深厚的佛教文化表示由衷的赞叹。

6、佛顶宫不仅是珍藏佛祖顶骨舍利、接受信众瞻礼参拜的主要场所,还是舍利文化、世界佛禅文化以各种艺术手法集中呈现的文化展陈场所。

7、随后日本阿含宗一行参访佛顶寺建筑群,曙光法师现场赠送墨宝。此次活动为扩大友好交流创造良好条件,把更多牛首山的佛教文化传入日本,深化中国佛教影响力。

8、时间:2014年5月17日上午30——30

9、地点:南京市龙蟠路88号国际展览中心

10、报名时间:即日起---2014年5月6日止

二、江西螺蛳去哪里放生

1、感恩大家参与济群法师《财富与人生》专题公益讲座,请登陆,点击:“活动报名”栏目,填写相关内容,完成网络报名手续。我们会根据报名的时间顺序确定名单,并于5月8日前将报名结果以短信通知大家,同时在本报名网页“活动名单”公布参加讲座的人员名单(姓名+手机尾数后4位),请大家注意查询。

2、南京毗卢寺,位于南京市汉府街4号,始建于明嘉靖年间(1522-1566),因寺中供养毗卢遮那佛,初名毗卢庵。原一小庵,清咸丰年间毁于兵火,后有僧量宏创一佛殿。清同年间,曾国荃游南岳衡山齐公岩,与海峰法师有戏约“如我督两江,为您造庵。”海峰即立誓代他管理天下名山。海峰,江苏镇江人,客居湖南。清光绪十年(1884年,曾国荃任两江总督,招海峰至南京择地造寺,经与量宏商量,在原毗卢庵址建寺。湘军诸将捐巨资建大雄宝殿、万佛楼和藏经楼等,将原毗卢奄旧址周边扩大,东至清西河,西至大悲巷,北至太平桥,南至汉府街,遂改庵为毗卢寺,为南京第一大寺,方丈海峰,屈十方传法系寺庙。海峰下有方丈寄禅、芳田。光绪二十八年后有方丈显文(字印魁)、舣波、古昙、广明等。光绪中叶至宣统初年,印魁显文祖住持开展禅学研究。宣统元年,请谛闲大师来寺主讲天台宗教义。民国元年,方丈瑞生,传天台宗。同年,太虚在毗卢寺筹办中国佛教协进会(在镇江金山寺开成立大会),从事讲学和教务活动。民国8年,瑞生举行圆通大戒,受戒弟子中有比丘90人,比丘尼30人,男居士18人,女居士29人。同年,瑞生圆寂,由观同、务道相继任方丈。主要建筑有山门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观音殿、万佛楼、藏经楼、毗

3、毗卢寺现任住持:传义法师卢殿、塔院、法堂、斋堂等。万佛楼供奉鎏金铜佛像3000尊,高约10厘米,楼中还造有药师塔,楼顶有观音“三十二应身彩塑像”。民国20年4月,中国佛教会会址由上海迁往南京毗卢寺,由太虚、仁山、王一亭、谢铸陈等常委主持会务。民国28年,寺僧务道于寺内创办毗卢佛学院。抗日战争时期,南京被日寇占领,中国佛教会迁往陪都重庆,汪伪傀儡政府警卫处通讯队在住此,1941年,日本人赠送桧木雕11面观音像1尊,高11米,把原禅堂扩建,后墙加高,改名观音楼,供奉东来观音大士,由栖霞寺僧大本至日本迎请,桧木产自台湾阿里山。1945年春,毗卢寺传授三堂大戒,峻岭任方丈兼得戒师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中国佛教会和中华佛学研究会,由陪都重庆迁回南京毗卢寺,太虚住会办会。民国35年4月28日,太

4、虚在毗卢寺召开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议。同年9月,中国宗教徒联谊会由南京卧佛寺迁至毗卢寺,常务理事长太虚和总干事长卫立民住会办公。同年,由中国宗教徒联谊会理事、佛教居士、民国政府最高法院院长、中央国医馆馆长焦易堂,中国宗教徒联谊会总干事长卫立民,南京市名中医张简斋、隋翰英、施今墨、时逸人、药材公司王九香等20余人发起筹建首都中医院于南京毗卢寺,方丈峻岭和退居老和尚务道协商,捐地两亩,不久在毗卢寺成立董事会,公推于佑任为董事长,焦易堂等为董事。民国36年5月26日,在南京毗卢寺召开全国佛教代表会议,推举章嘉活佛为中国佛教会理事长,江都雪嵩法师任秘书长。民国37年,首都中医院正式在南京毗卢寺召开成立大会。由施今墨负责医药业务,张筒斋、隋翰英、施今墨、时逸人到院应诊,并举办了中医进修班,招收学员数十人,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医务人才。民国时期,毗卢寺为南京名刹之一。

5、1949年4月27日,方丈峻岭离任赴上海,由映澈法师继任。1950年,首都中医院由南京市卫生局接管,原地址归居民区使用。1955年中国国务院周恩来总理陪缅甸吴奴总理来毗卢寺参观、访问、拜佛。1956年,接待世界佛教代表团。1966年起的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僧众被赶出庙门,房屋殿堂被江苏无线电厂占用,万佛楼3000鎏金铜佛全部散失,11面观音桧木雕像被拆毁送南京工艺雕刻厂另作它用。1998年,长发集团出巨资将江苏无线电厂迁走。同年10月13日,西半部殿堂交传义等僧众管理,恢复正常宗教活动,东半部地址由长发集团开发利用。

6、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7、《世界宗教文化》2005年第2期

8、“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。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。提起历史上的南京佛寺,相信每个人都会吟诵起杜牧的这首千古名篇《江南春》。的确,佛教自东汉末年传人南京,南朝时各朝先后建都于此,由于统治者的提倡,南京佛教盛极一时,成为全国重要的佛教中心,佛寺多达700余所,“南朝四百八十寺”为当时南京佛教、佛寺繁盛的形象说法。南朝以后,南京政治地位下降,佛教时有兴盛,断续发展,但已远不及南朝,佛寺数量大减。到了明代,南京先后作为首都和留都,政治地位提高,再次成为全国的重要佛教中心,佛寺大量修建,为南朝以后又一高峰。

9、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、最详细者为明人葛寅亮所编著《金陵梵刹志》。葛寅亮,字水鉴,号屺瞻,明浙江钱塘(今杭州市)人。万历二十九年(1601年)进士,先后任福建提学参议、湖广提学副使,寻授南京礼部祠祭清吏司郎中。明朝制度,礼部“掌天下礼仪、祭祀、宴飨、贡举”,祠祭司“分掌诸祀典及天文、国恤、庙讳之事”,“凡天文、地理、医药、卜筮、师巫、音乐、僧道人,并籍领之”(《明史·职官志》)。可以说,南京佛教、佛寺之事正是葛寅亮主管诸务中的一项。其时,南京佛寺中制度涣散,寺田流失,佛寺萧条,颇不利于佛教的维持和发展,也影响了封建制度的巩固。葛寅亮到任后,将具备规模的佛寺按照“就近”原则,分为大、次大、中、小几种类型,以大寺统次大寺、中寺,次大寺、中寺统小寺,实行严格统属管理。他清田定租,“先朝之赐田以赡缁流而久夺于豪右者,皆悉力复之”(《苍霞余草》卷1《宪使屺瞻葛公颂德碑》),并拘集佃户确定寺田租额。他主持订立佛寺各项制度,包括行政管理制度、经济管理制度、教育制度等。为了巩固和记录改革成果,他编集《金陵梵刹志》,详载各佛寺类型、位置、沿革、殿堂、公产、艺文、制度等。因此,《金陵梵刹志》是登载明代南京佛寺最多、最详细者,其权威性、可信度相当高。

10、那么,《金陵梵刹志》究竟登载了多少佛寺呢?其凡例称共登载大寺3所、次大寺5所、中寺32所、小寺120所,计160所。但是,根据我们的统计,该书实际上登载大寺3所、次大寺5所、中寺38所(上、下瓦官寺,原文作一所,实为二所)、小寺130所,计176所。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可能是《金陵梵刹志》于万历后期编集,当时登载160寺;不久,葛寅亮“适请告去”,未能刊行;天启年间,他任南京尚宝司卿,为《金陵梵刹志》作序刊行,又对登载佛寺稍作增补,但凡例中的相关内容未遑修改,以致矛盾。《金陵梵刹志》登载的佛寺及其在书中的卷数,请看附表:


参考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