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湖北鹌鹑去哪里放生,湖
  • 济南哪里可以放生蝎子,
  • 河南哪里能放生鲤鱼,千

放生什么好
您的当前位置:放生修福网站 > 放生什么好 >

南昌放生蛤蟆的好处,南昌哪里放生鱼最好,南昌放生仪轨及回向文

2024-05-07 11:09


【南昌放生蛤蟆的好处】「南昌放生仪轨及回向文」「南昌放生甲鱼和放乌龟有什么区别呢」提供放生、全国代放生服务

民间故事:女子好心放生大龟,大龟托梦说:顾老爷是坏人,嫁不得

古时候,距南昌县以东二十里地的小村庄里,住着个叫谢玉芳的年轻女子。

南昌放生蛤蟆的好处,南昌哪里放生鱼最好,南昌放生仪轨及回向文
鱼苗放生意义话说这谢玉芳长得十分漂亮,就算不施粉黛,也如仙女下凡一般,清新脱俗,美丽异常。及至她成年时,前来她家说媒的媒婆,几乎要踏破了她家的门槛。然而,到谢玉芳十九岁这年,她都还没有嫁出去。这是为何?原来,谢家很穷,玉芳她娘林氏是穷疯了,她竟想拿谢玉芳作资本,来改变家贫的面貌。于是她给众媒人提了一个条件:谁想娶玉芳,先给五十两银子的订礼,再给五十两银子的彩礼再作计较。如此算下来,想要把谢玉芳娶进家门的话,至少要准备一百两银子了。在富人眼里,这一百两银子,也许只是九牛一毛而已;但是在大多数平常百姓眼里,却是一笔天文数字。要说这媒婆啊,也没少给本地的一些富人推介过谢玉芳,可这些富人,任凭众媒婆说得天花乱坠,他们都觉得谢玉芳出身卑微,根本就不值一百两银子,因此也就没人愿意花这个钱,把她娶回家了。而一般的人家,又因为拿不出钱,就是想娶,也娶不成。这年七月的一天早上,谢玉芳背了一大背衣服,去河边洗衣。巳时,本村渔翁张老汉把小渔船靠在岸边后,便一手拎了几只死鱼,一手拎了一只乌龟,准备回家做午饭。张老汉喜欢吃鱼,更喜欢喝酒,每日他都要出门去捕些鱼虾,以备中午下酒之用。当然,捕得多了,他们老两口吃不完的话,他就会拿到城里去卖。“哟,张叔,今日收获不小啊!竟然还抓了只大乌龟起来!”“张叔,又是鱼又是乌龟的,你和大娘两个人吃得完吗?要不我和我那口子,今中午上你家来,帮你解决些残汤剩水,你看如何?”当张老汉满面春风地上岸时,几个洗衣的村妇便笑着跟他打招呼、开玩笑。张老汉也不多言,只“哈哈哈”地大笑不已。笑声惊动了正在洗衣的谢玉芳,她不经意间看了那乌龟一眼,发现它腹部颇大,像是有了龟蛋一般,再看看它的眼神,竟是十分可怜,像是在求她救命一般。谢玉芳心头一怔,不禁停下手中的活计,问那张老汉道:“张叔,你这乌龟卖不卖啊?”“怎么,你想买?”张老汉停下步子,很是诧异地看了谢玉芳一眼。“嗯。”谢玉芳点了点头,骗说道:“我娘身体不好,我想买一只给她炖汤,补补身子。”张老汉犹豫片刻,点了点头道:“难得你这么孝顺,我中午就不吃它了不过,你也看到了,这乌龟可不小,至少得给我四十文钱才行。”“好,你先把它给我吧,一会儿我把钱送到您家里去。”谢玉芳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后,便走到张老汉面前,向他伸了手。张老汉倒是信得过谢玉芳的,当即把乌龟给了她。谢玉芳将乌龟放在背篼里,等洗完了衣服,她就提着那乌龟,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,这才解下它身上的绳索,轻轻摸了摸它的龟壳道:“龟妈妈,你现在自由了,快下水吧,下次眼尖点儿,放聪明点儿,别再被人抓上来了。”那乌龟虽然不会说话,更不会向谢玉芳表达谢意,但它一步三回头的姿态,却暗暗表明:它是懂得感恩的!它正依依不舍地跟救命恩人道别。回到家后,谢玉芳翻开自己的梳妆柜,从里面数了三十文钱出来,匆匆交到了张老汉手里。张老汉以为谢玉芳真的要拿那大乌龟炖汤,还特意送了些枸杞给她。转眼,午时到了,该回家做午饭了。谢玉芳从张老汉家里出来,快步朝村东自己家里走去。在路过黄大娘家的菜地时,她发现地里的青瓜长势很好,恰好她又有些口渴,便顺手摘了根路边的青瓜解渴。她寻思着:她跟黄大娘关系不错,就算黄大娘知道她摘了根青瓜,也不会怪她的。谢玉芳望了望四处,本以为无人发现她的举动,哪知,她在摘瓜之时,竟被爬上树找鸟蛋的吴二发现了。吴二长得矮大三粗的,家里又穷,因此到了三十多岁都还没娶到老婆。这小子早就垂涎谢玉芳的美色了,这日见她摘了黄大娘的青瓜就走,便觉得抓住了亲近她的机会,于是大喝一声“站住”后,立马从树上跳了下来。谢玉芳吃了一吓,慌忙转身看了一眼,这才发现吴二正一脸坏意地盯着她。谢玉芳慌忙将背过手,将啃了两口的青瓜丢在了身后的草丛里。“吴二,你,你干什么?吓我一跳!”谢玉芳定了定神,拍了拍手道。吴二嬉皮笑脸地走上去道:“玉芳,我还想问你,你刚刚在黄大娘的地里干什么呢?”“没,没干什么。”谢玉芳做贼心虚,转过身就要走。吴二慌忙跨步上前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。谢玉芳顿时急得大叫,“你这无赖,抓住我干什么?快松手,不然我就叫了。”“叫吧,大声叫!最好把村里所有的人都叫来,我好让他们看看你这个偷瓜贼!”吴二冷声笑到。谢玉芳听得这话,更是急了:“谁,谁是偷瓜贼?你别乱说!”“你刚刚偷黄大娘的青瓜时,我都看见了!别以为你把那青瓜丢了,我就找不到证据了。”吴二一声冷哼,竟弯腰把谢玉芳刚刚丢掉的那只青瓜从草丛里捡了起来,继续笑道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?这事儿若被黄大娘知道了,你猜她会怎么看你?”“我,我一时口渴,借了只黄大娘的青瓜而已。等我们家的青瓜长熟了,我再还一根给她就是了。”谢玉芳脸色一红,竟强词狡辩道。吴二见她嘴硬,便拉着她的手往黄大娘家走:“那好,那咱们现在去找黄大娘,看看她同不同意。”“我,我不去”谢玉芳觉得丢人,不由得哭着脸道:“你,你究竟想怎样?吴二,拜托你别把这件事说出去,不然我以后没法在村里待下去了。”“呵呵,不说出去也可以啊!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。”“什?什么事情?”谢玉芳看到这小子猥琐的眼神,就知道他不怀好意,不由得战战兢兢地问到。吴二用眼指了指东北角的小树林道:“去那里面,我想跟你说几句话。”“不能在这里说吗?”“这里多不方便啊!还是去小树林里吧。”吴二从谢玉芳眼里看出了害怕之情,料得他趁火打劫的话,肯定会逼她就范,于是边说就边迫不及待地将谢玉芳拉向小树林。恰好这个时候,本村猎人许大山扛了一只野兔,从树林里走了出来。他早知道吴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如今又见谢玉芳哭哭啼啼的,而吴二则坏笑着将她往树林里拽,他便料得这小子不安好心,想要欺负谢玉芳,于是他跑上前去,二话不说,抬起一脚就将吴二踹翻在地道:“吴二,光天化日之下,你竟敢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,你想找打是不是。”“哎哟”吴二仰面倒在地上,龇牙咧嘴地指着谢玉芳道:“是她偷了黄大娘的青瓜,我抓她去找黄大娘说理,我哪里错了?”还有这回事?许大山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谢玉芳。谢玉芳脸色一红,慌忙将头埋下了,很显然,她确实干了这事儿。不过,许大山有心偏袒谢玉芳,不由得瞪着吴二就问,“你说她偷了黄大娘的青瓜,你有何证据?”吴二一手捂腹,一手举起那截青瓜道:“这是被她啃过的,上面还有牙齿印勒!”“给我看看。”许大山一把抢过那青瓜,忽然放入他口中“吧唧吧唧”地啃了起来。吴二一脸傻眼道:“许大山,你,你这是干什么?”许大山笑道:“谁说这是她偷的瓜了,分明是我口渴了,摘了根黄大娘的青瓜吃,一会儿我就去跟她说这事儿。”“你,你这是助纣为虐!”吴二气得不行,可是他又打不过许大山,只得躺在地上干瞪眼。许大山继续坏笑道:“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。给你提个醒,今天的事情不要乱说,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。”......吴二一阵无语,但是干不过人家,只得哭着脸跑开了。谢玉芳化险为夷,感激地对许大山说道:“大山哥,谢谢你。今天若不是你,我就被吴二那个无赖给欺负了。”许大山摆了摆手道:“没事儿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其实,这小子跟村里的其他光棍汉一样,都喜欢这个谢玉芳。他老娘曾经还央求媒人多次去谢家说媒,可林氏一直不松口,他们也拿不出一百两银子,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。许大山料得自己没希望娶到谢玉芳后,就不敢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了。不过,只要看到谢玉芳有难,他都会挺身而出。因为担心吴二还会来骚扰谢玉芳,许大山直将她送到家门口,这才回到了自己家中。谢玉芳回到家中后,便做起了午饭。不久,林氏和谢老汉干完了活,从地里回来吃饭了。林氏见桌上只有一盘咸菜,不由得放下筷子,看了谢玉芳一眼道:“哎,怎么又吃咸菜,啥时候能吃点儿肉啊。”“想吃肉,你给孩子拿点儿钱,让她去买了,才能吃到啊。”谢老汉笑着揶揄。林氏不由得撇了撇嘴道:“我要有钱的话,我早把玉芳嫁出去了。”谢玉芳听得这话,估计老娘又要拿自己说事了,慌忙埋着头道了一句:“我吃饱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说完,她就要回屋,小憩一会儿。这时,院门口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问话声:“有人吗?有人在家吗?”“谁呀?”林氏听着声音很是陌生,出于好奇,她扬着声音就问了一句。“过路的,想要讨口水喝。”外面的人回答。林氏灵机一动:讨水的话可以问他要点儿茶水钱,赶紧说道:“来了!”说罢,她又吩咐谢玉芳道:“快去开门。”谢玉芳没法推辞,只得去了。随着房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两个陌生的中年男子站到了谢玉芳面前。这二人一见到谢玉芳后,就直勾勾地盯着她看。谢玉芳被看得一阵不自然,不由得问道:“你们是要找水喝的吗?”“是!姑娘,我们路过宝地,不曾想这天太热了,实在口渴难耐,所以想讨口水喝。”其中一个穿着华丽,长得圆润的中年男子笑眯眯地说到。另一个男子,穿着相对朴素了一些,而且身材极瘦,看样子,这二人是主仆关系。“哈哈哈,欢迎欢迎,客人快请进。”林氏闻到了铜钱的味道,慌忙丢了碗筷,跑到了院门口相迎。谢玉芳趁机回屋去了。那个穿着华丽的中年男子边走边问林氏:“妈妈,刚刚那位是您女儿吧?”“正是。客人从哪里来啊?”林氏的眼睛,一直落在华丽男身上。“我们从南昌来,这位是顾谆顾老爷。”那个穿着朴素的男子慌忙回答。而这位顾老爷,则笑眯眯地指了指他,给林氏介绍道:“这是我的管家李成,听说乡下鸡鸭多,我们今日特意下乡采购一些。”来采购的?那肯定带了不少钱,得好好宰他们一笔啊!林氏一乐,立马将二人邀请进屋,又是倒水,又是请他们吃饭。这个顾谆,早看上了谢玉芳,于是直接给了林氏二两银子打听谢玉芳。林氏似乎看出这个财主老爷对自己女儿有意,赶紧天花乱坠地将她夸了一番,什么貌若天仙,仙女下凡的词语,她说了不下十次,而且还特意说了两点:玉芳勤快,屁股大、能生儿子。李成听得这话,不由得笑问道:“那要如何才能娶到玉芳小姐啊?妈妈,不瞒您说,我们家老爷就想娶个能生儿子的美人儿。”林氏一听这话,更是高兴了,立马说道:“哈哈哈,只要给够了彩礼钱,这事儿就好说了。”“那要多少彩礼钱呢?”顾谆颇有些迫不及待地问到。谢老汉害怕把这位顾老爷吓跑了,忍不住就要降低身价说“只要五十两银子”了,林氏却抢白道:“哈哈哈,不多,也就一百八十两银子而已。”一百八十两?这不是狮子大张口吗?谢老汉都听得呆了。不曾想这位顾老爷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:“哈哈,钱不是问题,只要谢姑娘答应,这事儿就好办了。”“答应,她绝对答应!”林氏料得这事儿就要成了,赶紧就跟这位姑老爷谈起了具体的事宜......谢玉芳回到屋中后,便躺到床上小憩了一会儿。夏日,白天时长,吃过午饭后,天气又特别热,不适宜干活,谢玉芳每日就要小睡一会儿。这日,她倒在床上闭眼后不久,便梦到她放生的那只乌龟忽然游到她面前,口吐人言道:“那个顾老爷不是个好人,恩人千万不要嫁给他。村东那个许大山,倒是个值得托付的人,切记切记。”这个梦后不久,谢玉芳就醒了,回想起梦中之言,她还有些诧异:这个顾老爷是谁?我怎么会嫁给他呢?正犹豫之间,林氏忽然推开房门,眉开眼笑地说道:“玉芳,告诉你个好消息,刚刚上门借水那个顾老爷,看上你了,一会儿他就会派媒人上咱家来提亲。哈哈哈,以后啊,你就等着做阔太太吧,再也不用每天嚼咸菜了。”老爷?难道那大乌龟所托之梦,竟然应验了?谢玉芳一惊,眼珠子差点儿就掉下来了,急急说道:“娘,那个顾老爷什么来头,你不找人打听打听?万一他是坏人,女儿嫁给他的话,岂不是,岂不是没好日子过了吗?”“只要给得起彩礼钱,再坏都坏不到哪里去。再说了,我刚刚跟他聊了那么久,能感觉到他眼里有你,你嫁给他准没错的。”林氏认钱不认人,丢下这句话后,她就时不时地跑到门口去等消息了。一个时辰前,顾谆给她商定:下午大概申时左右,他就会找个媒人上门来提亲,同时交付一百两银子的订礼。谢玉芳并不想做什么阔太太,至从今日许大山将她从吴二手里救下后,她就对他有了好感。因此,她得知老娘要将自己嫁给那位姑老爷时,她心里十分难过,万般无奈之下,她悄悄从后门溜出去,找到许大山,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他。她大概是想让许大山再去他们家里提一次亲,为他,也为她自己争取一下机会。怎奈这许家,听到林氏报出的天价彩礼金就望而生畏,因此,许大山也不好再去谢家自讨苦吃。谢玉芳见这小子无动于衷,只得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中。申时,顾谆果然派媒婆上谢家来提亲了,那个李成,更是奉命送来了一百两银子的订礼,以及不少金银首饰。林氏得了钱财,脸都笑开花了,当即让媒婆传话:只要顾老爷愿意,次日一早便可把谢玉芳娶走。媒婆笑道:“此事宜早不宜迟,我们顾老爷也是这个意思:明日一早,他就上门来娶亲,你们好好准备准备。”“好,好。”林氏为了得到剩余的钱财,恨不得那位顾老爷立马就把谢玉芳娶走。谢玉芳对此已经没有了决定权和发言权,只能听天由命。谢老汉心里虽然也有些疙瘩,不过看到那白花花的银子,他也就闭口不言了。当天晚上,谢玉芳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竟睡不着觉,迷迷糊糊中,那只乌龟又来到她的梦里,口吐人言道:“恩人,那个顾老爷真不是好人,你若不想嫁给他,赶紧去找许大山,让他带你私奔去吧。”许大山这没出息的家伙,让他上门来提亲他都不敢,他还敢带自己私奔?谢玉芳醒来之后,想起那乌龟之言,兀自还讪笑不已。“哎,或许,这就是命吧!”长长叹了一口气后,谢玉芳流下了悲伤的泪水。作为一个弱女子,她可能只有听天由命了。次日天刚亮,那位顾老爷果然骑了高头大马,雇了几顶轿子,来接谢玉芳了。谢老汉两口子,也跟着坐进了迎亲的轿子中,全村人看到这两老口笑眯眯地走进轿中,那都是羡慕得不要不要的。只要许大山,看到这幕情景后,心中是十分难过。顾家确实是大户人家,光是其庭院,就占地上百亩。而且听说这位姑老爷,经营了好几项生意,光是在城里的铺子,就有十余家。林氏得知这个消息后,更是笑得嘴都合不上了。这天晚上,夜幕降临之时,顾谆还未到洞房中去揭新娘的盖头,谢玉芳坐在房中,憋了一天尿,实在憋不住了,她估摸着顾老爷还在陪客人喝酒,一时半会儿不会来到房中,便急急起身,对守在门外的两个家丁说她想方便。这两名家丁都是男的,不好跟着谢玉芳,便随手给她指了指茅厕的方向,让她快去快回。谢玉芳顺着那人方向所指,接连推开了好几道门,却还是未找到茅房,就在她十分郁闷之时,忽然听到一间房内传出了两个男人的说话声。有救了!谢玉芳正准备敲门问路,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:“城东那刘麻子的丝绸生意最近是做起来了,再这样发展下去,迟早会把我的丝绸庄搞垮,你今晚就带几个人去,把他给我做了”这,这不是那个顾老爷的声音吗?他没去陪客人喝酒,竟在这房中密谋坏事吗?谢玉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听错,她赶紧猫腰上前,凑到窗户口一看究竟。这一看才发现,屋内说话二人,正是顾谆和他的心腹李成。只听李成又笑道:“今日送给谢家的一百两彩礼金,连同昨日送的一百两订金,全部收回来了。”“哈哈哈,那两个愚蠢的老东西,可能做梦都没想到,他们最终会落得个‘赔了女儿又丢钱’的结局吧?”顾谆跟着坏笑了起来。谢玉芳这时才明白:他们一家人都落入了这个顾老爷的圈套之中。怪不得那个乌龟会托梦说这个顾老爷不是个好人,原来他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啊!“谁,谁在这里?”忽然,一道声音从谢玉芳背后传来。谢玉芳一惊,估计是被顾家的人发现了,吓得他立马掉头就跑。可她终究还是跑慢了,很快被那名家丁擒住,眼看那名家丁就要大声呼叫,将顾谆和李成叫出来时,一道黑影忽然从那家丁身后窜出,狠狠一拳头将他打晕,再丢到花丛里道,“玉芳,这顾家人果然不是什么好鸟,快跟我走“”是许大山的声音!没想到他竟来到了这里。谢玉芳一喜,很是兴奋地问道,“大山哥,你怎么来了?”“我这不是放心不下你吗,所以偷偷进城来打探这个顾老爷的消息了听说这小子做了不少坏事,可没人拿得出证据,去了衙门里也告不到他,我担心你被他害了,特意来告知你的。”许大山将谢玉芳带到一处院墙,准备带她私奔。谢玉芳担心自己一走,父母就会受到牵连,不由得推开许大山道,“如果我现在跟你走了,我爹娘肯定会没命的!还好那个姓顾的没发现我,也不知道我听到了他们的秘密这样,你赶紧去城南卖丝绸那个刘麻子家里,告诉他今晚顾谆会派人来刺杀他,让他多加小心。”“好。”许大山想了想,这好像是唯一能够拯救心上人,并搬倒顾谆的机会,于是叮嘱谢玉芳多加小心后,他急忙返回花丛,扛上刚刚被他打晕的那名家丁,去找刘麻子了。而谢玉芳方便了之后,又大大方方地回到了洞房里。果然,顾谆并不知道谢玉芳偷听的事情,更不知道有名家丁失踪了,于是让李成按原计划行事后,他就进入洞房,准备把谢玉芳给“办”了。谢玉芳为了拖延时间,故意跟这老小子饮酒不停。顾谆倒也喜欢喝酒的,没想到这新娘竟好这一口,他寻思着:反正她是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,晚一点儿“办”她也不迟,于是就痛快地跟谢玉芳痛饮起来。他边饮着酒,边等李成回来报告好消息。哪知,李成没有等来,却等来一群蜂拥而入的衙役。原来,许大山及时找到了刘麻子,并把顾谆欲加害他的事情告诉了他。刘麻子的小舅子就在衙门里当捕头,他又急忙将这事告诉了那位捕头小舅子。捕头随即带人在刘家埋伏,很自然地将李成和两个帮手抓了个现行。李成为了保命,只得把背后主谋顾谆拱了出来,并且交代,这小子明面做着些正当生意,实际上干的竟是杀人越货之事。有了李成的证词,县令便将顾谆判了死刑,并罚没了他所有的家产。随着顾谆的落网,林氏和谢老汉的豪门梦也就破裂了,不过,他们一点儿也不难过。因为经历了此事后,他们已经明白:有些事情,比钱更重要。比如人品,比如女儿的幸福。为了表达对许大山的感激之情,林氏心甘情愿地将谢玉芳嫁给了他,至于彩礼金嘛,她提都没有提了。她心里很清楚:女儿的幸福,可比金钱更重要!

为你提供南昌放生仪轨及回向文,南昌放生甲鱼和放乌龟有什么区别呢,南昌放生鱼子正确方法图解等放生相关内容,敬请登记,不限发心


参考资料